Thursday April 20, 2017
05:58 PM GMT+8

广告

更多新闻

阿尼斯得票大幅超前钟万学,投票站外的支持者兴奋得手舞足蹈、跪地欢呼。-路透社-阿尼斯得票大幅超前钟万学,投票站外的支持者兴奋得手舞足蹈、跪地欢呼。-路透社-(雅加达20日讯)尽管现任雅加达首长钟万学败选是意料中事,但没人能预料他竟大幅落后对手阿尼斯。印尼学者认为,此次雅加达首长选举结果显示,宗教和种族因素左右了选情、温和派穆斯林的支持来得不够及时,以及是两年后总统选举的前哨战。

宗教种族左右选情

印尼华人研究专家Johanes Herlijanto在亚洲新闻台撰写评论指出,我们从此次雅加达首长选举快算结果看到的第一件事是,印尼选民仍以宗教、种族为最主要参考依据。

除了宗教和种族问题,人称“阿学”的钟万学也被指涉贪,以及为了整治雅加达河流而迫迁河边居民惹人诟病。但后面两个问题跟宗教问题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尽管选前民调显示,高达70%选民满意阿学的施政,但这位被称为“双重少数”(华裔身份又是基督徒)的市长,选前因宗教议题惹出不小风波,让无数雅加达选民最终改变了主意。无论是首轮投票还是周三的次轮投票,都有近60%选民将票投给钟万学的对手。

在雅加达举行的特区首长选举和平宣誓仪式上,候选人钟万学(左)与对手阿尼斯的搭档桑迪阿加(右),同雅加达武装部队总长(左2)与雅加达警察总长(右2)手握手,以示将合作确保选举和平进行。-路透社-在雅加达举行的特区首长选举和平宣誓仪式上,候选人钟万学(左)与对手阿尼斯的搭档桑迪阿加(右),同雅加达武装部队总长(左2)与雅加达警察总长(右2)手握手,以示将合作确保选举和平进行。-路透社-专家认为,印尼城市选民受到宗教种族问题影响而改变投票意向的现象令人担忧。这除了将引导政客,只要善于打出宗教牌,就有可能获得胜利,也加剧了印尼社会的分化。

这场被印尼媒体称作“史上最分裂的选举”,不但将雅加达人分裂为穆斯林和非穆斯林,也让强硬派穆斯林给“阿学”及温和派穆斯林贴上“宗教亵渎者”的标签。

温和派穆斯林影响趋弱

周三选举的第二项有趣发现是,印尼伊斯兰政党——民族觉醒党(PKB,National Awakening Party)和团结发展党(PPP,Unity Development Party)最后一分钟的支持,对阿学和查罗特这组候选人来说,显然毫无助益。

上述两个伊斯兰政党都是在雅加达首长次轮选举前一周才宣布支持阿学阵营。他们随后还主办了几场大型活动给阿学拉票。印尼最大穆斯林组织伊斯兰教士联合会(Nahdlatul Ulama)青年组(GP Ansor)的精英也力挺阿学,并呼吁雅加达的穆斯林选民别投票给强硬派穆斯林支持的阿尼斯。

然而,这最后一分钟的支持却没发挥效果。也许,有人会归咎于时间短促,以致这些伊斯兰政党来不及动员他们的基层。但这同时显示,温和派穆斯林精英对群众的影响力已大不如前,至少在雅加达是如此。

专家认为,此现象值得警惕和关注,这意味着雅加达不是民族觉醒党、团结发展党、伊联青年组或伊斯兰教士联合会的堡垒。

2019年总统选举前哨战

往前看的话,周三的选举结果对总统佐科维多多,以及支持他的政党都是一次重大打击。只因雅加达作为印尼的首都,佐科必须和首都特区首长以及副首长保持友好关系,以便顺利推展其政策。

钟万学败选也影响佐科在2019年总统选举中的胜算。图示他和妻子周三在雅加达投票。-路透社-钟万学败选也影响佐科在2019年总统选举中的胜算。图示他和妻子周三在雅加达投票。-路透社-作为佐科的前副手,没有人比阿学更胜任这个角色。而和阿学组成团队竞选雅加达首长和副首长的查罗特,则隶属佐科的政党--印尼斗争派民主党(Indonesian Democratic Party of Struggle)。无论是佐科还是印尼斗争派民主党,都需要雅加达首长的支持,以便赢得2019年的总统选举。

结果,前军头普拉博沃的大印尼行动党(Gerindra)和繁荣公正党(PKS,Prosperous Justice Party)却因为阿尼斯获胜而成为赢家。

雅加达首长选举前一周,繁荣公正党党魁曾宣布,阿尼斯若胜选将助该党取得30个国会议席。许多分析家也预料,佐科的手下败将普拉博沃将藉阿尼斯胜选之势东山再起,竞选2019年总统选举,再度挑战佐科。

然而,阿尼斯和副手桑迪阿加是否会满足这些政党和政客的愿望仍有待观察。因为两人在执政后,还得先处理3项要务:修复遭到破坏的宗教和种族关系、维持让雅加达市民感到满意的施政表现,以及兑现社会福利计划的选前承诺。

更多热门影片

热门影片

广告

MMO Instagram

Tweets by @themmail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