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9, 2018
07:14 PM GMT+8

广告

更多新闻

莫哈末沙布认为,让进入青春期的子女自行决定宗教信仰,更加贴近伊斯兰教义的精髓,也接近我国多元宗教和种族的现实。-Saw Siow Feng摄-莫哈末沙布认为,让进入青春期的子女自行决定宗教信仰,更加贴近伊斯兰教义的精髓,也接近我国多元宗教和种族的现实。-Saw Siow Feng摄-(八打灵再也9日讯)国家诚信党主席莫哈末沙布就“改教争子”风波,认为各造应该尊重联邦法院的判决,即“父母单方面为子女改信伊斯兰无”。

莫哈末沙布昨天发表文告时说,该党理解“改教争子”风波的敏感度,但也认为各造都拥有足够的空间,为子女争取公道。

“一些心有不满的人,不论是不满判决或解决方案,我们都必须按照宪法,找出所有用来改善类似问题的建议。”

“这过程必须民主,且要远离挑衅宗教和种族情绪,以维护和平及国民团结。”

他说,各造都必须了解,联邦宪法是建国基础,它是一份大家必须遵从的社会契约,以确保和平及稳定。

他说,对于穆斯林而言,遵从契约,更是一门很深的学问,在这方面,先知穆罕默德就曾经历了Hudaibiah契约事件。

各教派对宗教信仰有不同看法

至于子女在父母其中一方,改信伊斯兰后的宗教地位,莫哈末沙布说,诚信党认为这是关乎没有共识的问题。

他说,不同的宗教司对上述情况有不同的看法。

他说,伊斯兰教派(Mazhab)分为Syafie、Hanafi和Hambali,这些教派规定子女必须根据任何信奉伊斯兰的父母。

“不过,Maliki教派的观点有所不同,即子女的宗教信仰,必须跟随父亲(父系);若母亲改信伊斯兰教(而父亲没有改信伊斯兰教),子女依然维持父亲的宗教信仰,这就符合Bin(跟父名)的传统和习俗。”

让青春期子女自行决定宗教信仰

“先知Suffian Al Thawri对宗教信仰也有不同见解,他认为子女进入青春期(akil baligh)后,有权决定自己的信仰。”

“先知Suffian Al Thawri是按照一本训示,即先知穆罕默德要求子女自行决定宗教信仰,情况是母亲改信伊斯兰,而父亲则非伊斯兰。”

“虽然先知Suffian Al Thawri的观点不普遍,但我们认为,这个观点更贴近伊斯兰教义的精髓,也接近我国多元宗教和种族的现实。”

“换言之,联邦法院的判决,不一定是违反了伊斯兰立场。”

他说,从司法角度而言,就必须提及2009年伊斯兰与民事对话协调,这项协调规定,只要父母任何一方信奉伊斯兰,子女就必须信奉伊斯兰。

不仅如此,他说,全国伊斯兰教义协调委员会(Muzakarah Jawatankuasa Fatwa Kebangsaan)在2009年6月25日议决,只要父母任何一方信奉伊斯兰,子女也需信奉伊斯兰。

“我们认为,上述决定是当局根据Syafie教派,完全没根据时代、环境、地点评估是否合适。”

重新纳入第88(A)条文

对于政府曾在1976年法律改革(婚姻与离婚)(修正)法案中,纳入第88(A)条文,唯政府在去年8月通过这项法案前,已删除此条文事宜,莫哈末沙布认为,政府应该重新纳入第88(A)条文

“政府应该纳入这项条文,并开放给议员辩论,以找出最佳和公平的解决方案。”

“这也能确保各个法庭对第12(4)条文的诠释,不会一直改变。”

“这对子女也公平,其实也是从‘宗教信仰’争议中,把他们拯救出来,让子女进入青春期或成年后,自行决定宗教信仰。”

他说,国家诚信党呼吁穆斯林重新了解伊斯兰教义,以捍卫尊严与正义方面的美德。

他说,为了达到这方面理想,伊斯兰法庭必须尽快改革。

他也说,至于一些维持原本宗教信仰的父母,即使伊斯兰法庭改革后,仍不同意由伊斯兰法庭审理家庭纠纷案,诚信党认为有必要设立一个民事法庭与伊斯兰法庭之间的特别法庭,处理上述情况。

广告

广告

MMO Instagram